城市有摊又何妨?
2017-09-01 14:40:36
  • 0
  • 0
  • 0
  • 0

城市有摊又何妨?

马跃成(2006年4月8日新浪博客文章)

(近日国务院签署一项命令,出台的这项《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这项办法中规定,在县级以上政府指定的场所和时间,来销售农副产品、日常生活用品以及个人利用自身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不归为无证经营范围)

合肥市计划在9月底前彻底取缔占道摊点,创建全国首个“无摊城市”,此举引发市民强烈争议(北京青年报4月8日)。根据合肥市的整治蓝图,今年着力解决沿街倚门设摊、乱停乱放摊位等突出问题,对于占道摊点,市容部门将彻底取缔。

不容否认,合肥的措施肯定能使城市骤然变的“靓丽”起来、整洁起来,但肯定不会像有关部门预想的那样,极大地提高城市的品位和档次,也不会对打造城市环境、吸引投资起到任何作用。因为城市是由城市元素构成的,摊点就是市民文化的重要元素之一,取缔摊点无异于对市民文化的破坏。虽然摊点游商给城市管理带来诸多的麻烦,但有哪一个国家或城市舍得将其一取了之?试想如果伊斯坦布尔没有了摊商,那里的古城还有多少意义?

文化古城如此,国际大都市也如此。去年9月,纽约市长就为防止部分“新移民”和“小生意者”的生存权利受到损害,而否决了市议会的“人行道摊位修正法案”,这样的消息发生在纽约这样的国际化的大都市还着实让我震惊了一下。占道经营、商品摆到门口来或提着蓝子叫卖的交易方式,我本以为只是咱中国的特色呢?中国特有的方式,那肯定是落后的了,建立国际化大都市哪能允许这些东西存在?合肥有关部门是不是这种思维?

建立市场经济、建立和谐社会,摊商问题从来不是个小问题,更不是把商贩们赶回家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起码不能只堵不疏。

不能否认摊商也是一种文化,过去的人们听惯了“梆、梆、梆”的木鱼声,做小买卖的吆喝声更是不绝于耳,即使在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也如此,那为什么到了今天反倒没有宽容度了呢?难道我们只能在相声里听叫卖,把“叫卖大王”当国宝来收藏吗?

街头的摊商一般不是社会的强势群体,可能是下岗职工生活所迫、外来人员无事可做、或家庭负担需要补贴的人群,这些人本应当是社会的救助对象。专家们预警,我国的贫富差距已经到了黄色警戒线,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应该对付的还只是街头摊商吗?

整治摊商可能有偷税漏税的原因、有影响交通的理由、有城市形象的需要,但作为社会大家庭总应当有一定的宽容度吧。现在有一个时髦的说法,叫“经营城市”,因此研究一下“管理”办法,比加大执法力度应该更有效果,纽约市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咱们的有关部门更应该把改善人民生活内在质量放在心上,让“修大马路、盖大高楼”等城市形象工程缓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